韦志中心理
婚恋情感
心理咨询专家:关于“回家”现象的心理学思考
 二维码 1069
作者:韦志中心理咨询工作室来源: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章附图

心理咨询专家:关于“回家”现象的心理学思考

文:韦志中

2012年,玛雅人的末日预言让我们对生命有了新的解读。喧闹声中,2013年悄悄走来。“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回顾过往是珍惜和庆幸,展望未来是期待和奋起。“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作为心理学工作者,从过往的一些现象中观察到,2012年是一个与“回家”有紧密关系的年份,因此想从心理学角度谈谈中国人的共同心理情结——回家。


关于“回家”的几个故事

莫言:“讲故事的人”在瑞典的领奖台上“回家”

2012年,对于中国的作家们意义重大,第一个属于中国人的诺贝尔文学奖终于诞生了。莫言站在瑞典文学院的领奖台上,作为一个“讲故事的人”,和全世界的人一起,分享了他和已逝的母亲的故事。


莫言说他站在这个文学界的最高领奖台上,最想念的人是母亲,但是却永远无法看到她了。他获奖后,很多人分享了他的光荣,但他的母亲却无法分享了。莫言在获奖感言中深情地讲述了自己和母亲之间的几个小故事:

“我是我母亲最小的孩子。

我记忆中最早的一件事,是提着家里唯一的一把热水壶去公共食堂打开水。因为饥饿无力,失手将热水瓶打碎,我吓得要命,钻进草垛,一天没敢出来。傍晚的时候我听到母亲呼唤我的乳名,我从草垛里钻出来,以为会受到打骂,但母亲没有打我也没有骂我,只是抚摸着我的头,口中发出长长的叹息。

我记忆中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跟着母亲去集体的地理拣麦穗,看守麦田的人来了,拣麦穗的人纷纷逃跑,我母亲是小脚,跑不快,被捉住,那个身材高大的看守人煽了她一个耳光,她摇晃着身体跌倒在地,看守人没收了我们拣到的麦穗,吹着口哨扬长而去。我母亲嘴角流血,坐在地上,脸上那种绝望的神情深我终生难忘。多年之后,当那个看守麦田的人成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集市上与我相逢,我冲上去想找他报仇,母亲拉住了我,平静的对我说:儿子,那个打我的人,与这个老人,并不是一个人。

我记得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一个中秋节的中午,我们家难得的包了一顿饺子,每人只有一碗。正当我们吃饺子时,一个乞讨的老人来到了我们家门口,我端起半碗红薯干打发他,他却愤愤不平地说:我是一个老人,你们吃饺子,却让我吃红薯干。你们的心是怎么长的?我气急败坏的说:我们一年也吃不了几次饺子,一人一小碗,连半饱都吃不了!给你红薯干就不错了,你要就要,不要就滚!母亲训斥了我,然后端起她那半碗饺子,倒进了老人碗里。

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跟着母亲去卖白菜,有意无意的多算了一位买白菜的老人一毛钱。算完钱我就去了学校。当我放学回家时,看到很少流泪的母亲泪流满面。母亲并没有骂我,只是轻轻的说:儿子,你让娘丢了脸。

我生来相貌丑陋,村子里很多人当面嘲笑我,学校里有几个性格霸蛮的同学甚至为此打我。我回家痛苦,母亲对我说:儿子,你不丑,你不缺鼻子不缺眼,四肢健全,丑在哪里?而且只要你心存善良,多做好事,即便是丑也能变美。后来我进入城市,有一些很有文化的人依然在背后甚至当面嘲弄我的相貌,我想起了母亲的话,便心平气和地向他们道歉。

莫言走上作家道路,孜孜不倦地做着一个讲故事的人,也与母亲的影响分不开:

“我母亲不识字,但对识字的人十分敬重。我们家生活困难,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但只要我对她提出买书买文具的要求,她总是会满足我。她是个勤劳的人,讨厌懒惰的孩子,但只要是我因为看书耽误了干活,她从来没批评过我。

有一段时间,集市上来了一个说书人。我偷偷地跑去听书,忘记了她分配给我的活儿。为此,母亲批评了我,晚上当她就着一盏小油灯为家人赶制棉衣时,我忍不住把白天从说书人听来的故事复述给她听,起初她有些不耐烦,因为在她心目中说书人都是油嘴滑舌,不务正业的人,从他们嘴里冒不出好话来。但我复述的故事渐渐地吸引了她,以后每逢集日她便不再给我排活,默许我去集上听书。为了报答母亲的恩情,也为了向她炫耀我的记忆力,我会把白天听到的故事,绘声绘色地讲给她听。

很快的,我就不满足复述说书人讲的故事了,我在复述的过程中不断的添油加醋,我会投我母亲所好,编造一些情节,有时候甚至改变故事的结局。我的听众也不仅仅是我的母亲,连我的姐姐,我的婶婶,我的奶奶都成为我的听众。我母亲在听完我的故事后,有时会忧心忡忡地,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儿啊,你长大后会成为一个什么人呢?难道要靠耍贫嘴吃饭吗?

莫言最终成为“拿笔杆子吃饭”的人。他在自己的小说里讲虚构的故事,但站在文学的最高领奖台上,他对全世界的人讲的,却是自己与母亲的真实故事。

莫言由一个跟妈妈和家人讲故事的人,到站在世界文学最高领奖台上,依然跟全世界的人一起分享着他和母亲的故事,这似乎并不是巧合那么简单。从心理学分析,从莫言离开高密东北乡去参军,到站在瑞典文学院的领奖台,中间的过程就是莫言的“回家”之旅。

莫言在领奖台上的每一个小故事都在强调自己和妈妈的互动,妈妈对自己的影响,而“妈妈”,正是“家”的最好代名词。

从山东高密东北乡走出来,这是莫言的“离家”。从此以后,莫言在不断地“回家”。他的文学作品中的故事没有离开过那个生他养他的东北乡,他所有的讲述,都讲的是发生在东北乡的普通劳动者的故事,有些是他小时候亲历发生的故事,这就是莫言心理上的“回家”,或者说他一直走在“回家”的路上。

因此,莫言在获得了若贝尔文学奖、站在了文学的最高讲坛时,尽管身在他乡,尽管他的妈妈看不到,但他依然以一种特别的形式向自己的母亲,向生他养他的家乡表达了敬意。他以自己有这样的母亲而自豪,因为自己的故土给了自己创作灵感而心怀感激。讲述的那一刻,他的心已经真真正正地回到了自己的“家”。



刘震云:听妈妈讲述1942年的故事

《一九四二》是由冯小刚执导,根据刘震云小说改编的电影。该片从1993年冯小刚看中剧本到付诸拍摄完成,历时18年。影片反映的是1942年中国的一场灾难。

剧情简介:老东家叫范殿元,大灾之年,战争逼近,为了躲灾,他赶着马车,马车上拉着粮食,粮食上坐着他一家人,加入往陕西逃荒的人流。在躲灾过程中,突出了他从开始的充满希望,慢慢失望最后绝望的心理。三个月后,到了陕西潼关,车没了,马没了,粮食没了……车上的人也没了。这时老东家特别纠结,他带一家人出来逃荒是为了让人活,为什么到了陕西,人全没了?于是他决定不逃荒了,开始逆着逃荒的人流往回走。人流中喊:“大哥,怎么往回走哇?往回走就是个死。”老东家:“没想活着,就想死得离家近些。”转过山坡,碰到一个同样失去亲人的小姑娘,正爬在死去的娘身上哭。老东家上去劝小姑娘:“妮儿,别哭了,身子都凉了。”小姑娘说,她并不是哭她娘死,而是她认识的人都死了,剩下的人她都不认识了。一句话让老东家百感交集,老东家:“妮儿,叫我一声爷,咱爷俩就算认识了。”小姑娘仰起脸,喊了一声“爷”。老东家拉起小姑娘的手,往山坡下走去,漫山遍野,开满了桃花。

1942所代表的那个年代,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就是一段历史。但在整个中国人的集体意识里,却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这种烙印可以说是中国人的“集体心理创伤”,这种创伤需要治愈但却不能被忘却。因此,它需要在恰当的时候通过艺术或者其它手段呈现出来,并在呈现、表达和转换的过程中,实现对“集体心理创伤”的疗愈和对历史的鲜活记录。

不早也不晚,2012年年末,刘震云和冯小刚共同担任了“集体心理医生”。这是由商业机构提供平台和环境,由全体电影观众参与的“集体心理治疗”。

这不是偶然。虽然这些年来,通过艺术活动修复中国人“集体心灵创伤”、重回心灵家园的“集体心理治疗”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但在2012年这个特殊的时间和空间背景下的这场心灵疗愈,可以说是一个里程碑。

我们敢于面对自己内心的创伤,敢于面对潜意识里深深的自卑了,我们不再继续埋头赶路,而是会时不时地回头看看过往,甚至已经有一部分人转过身去,踏上了回家的路。就像电影的最后结尾,那个小姑娘一样,和刚刚认识的爷爷一起踏上回家的路一样。这说明,中国人在“回家”的路上,取得了阶段性的进展。

刘震云说那个小姑娘就是他娘,这些故事就是她娘讲给他的故事的文学再创作。刘震云小时候家里也很穷,一天他问他舅舅“我长大了能不能有出息?”舅舅回答说:“不可能有。”他很沮丧,又问:“舅舅,我能娶到媳妇吗?”舅舅想了很久,无奈地回答:“顶多只能娶到一个小寡妇。”刘震云很受打击,呆坐半晌,最后问舅舅:“怎么办?”舅舅想了半天,说了一个字:走。第二年刘震云参军,后来又上了学,成了作家。为什么刘震云会写这样的作品?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他的心灵在“回家”。《1942》是中国集体潜意识里的“回家”,是敢于面对自己过往的勇敢,同样,也是刘震云的“回家”。《1942》是刘震云回家路上的里程碑,也是全中国人“回家”路上的里程碑。



李嘉诚:建立更好的自己,才能建立更好的未来

现在我们来听听李嘉诚先生在长江大学建校十周年庆典上的演讲:

“我十四岁那年,一位会看相的同乡对我母亲说:你儿子眼眸无神,骨架瘦弱,未来恐难成大器。他安分守己,终日乾乾,勉强谋生是可以的,但飞黄腾达,怕没有他的福分!

我妈妈刚刚失去丈夫不久,这番话令她多心酸。妈妈把失望放在一旁,安慰和鼓励我,说:‘阿诚!天命难算,上天一定会厚待善良、努力的人。再艰难,只要一家人相依一起就不错啦。’我当然相信母亲,但我更相信我自己!我请妈妈放心,我内心相信,只有自己双手创造的未来,才是唯一能信任的命运。

当年我们一家生活在战乱、父亲病故、贫穷三重合奏的悲歌中。抬头白云悠悠,前景一片黯愁,仰啸问天,人情茫如风影,四方没有回应。我唯一的信念——建立更好的自己,才能建立更好的未来。回想过往,人生似梦非梦,七十年匆匆而去,那个同乡看不起、瘦弱、无神的少年,一直凭努力和自信建立自我,追求无我。”

的确,作为一个行动英雄,李嘉诚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奋斗,终获成功,实现了对妈妈的承诺,也为自己开创了一个光明的未来。

李嘉诚八十多岁高龄,在参加长江大学成立十周年庆典的演讲中,他没有选择豪言壮语,没有叙述自己如何奋斗、如何成功的事例,而是深情讲述了自己与母亲的一段故事。

因为当时的家“风雨飘摇”,李嘉诚从家里走出来,白手起家闯荡出自己的事业,成为世人瞩目的商界精英。在他的一生中,从未有放松自己的时刻,一直努力奋斗,即使80多岁高龄,仍然乐于慈善,教导青年,激励后辈。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和辉煌的成就,推翻了算命先生的“安分守己、终日乾乾”,也向母亲证明了自己儿子的成就。

财富一生,荣誉一生,衣锦还乡。李嘉诚却选择在校庆庆典上与年轻人一起分享小时候的故事,这是他对“家”的回忆、回归和祭奠,是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完成着自己的“回家”之旅。

讲完上面的几个故事,我想到了这两天看到的新闻。据新华社报道,国家主席胡锦涛在2013年元旦即将来临之际,来到他的老家江苏省考察工作。

110年历史的江苏省泰州中学,是全国百所知名中学之一。胡锦涛兴致勃勃地参观了校史陈列馆,视察了校内设施,还在学校的花园里种下一棵银杏树。得知泰州中学近年来教育教学改革成果丰硕,胡锦涛勉励学校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不断提高教书育人水平,为国家培养出更多优秀人才。

泰州中学是胡锦涛主席的母校,主席从母校考上清华大学,直至走上为人民服务的最高岗位。在2012年年底回到母校,并且在校园种下一棵银杏树,这不仅仅是对母校的深深感激和怀念,也是在激励年轻人的“家国”情怀。因为银杏的象征意义是古老文明,在中国人的眼中,银杏也是健康长寿和幸福吉祥的象征。

几十年前,胡锦涛以母校为荣,而今天,母校又以他为荣。从离开母校到回到母校,这个漫长的奋斗征途,其实就是对“离家”和“回家”的另一解读。


中国人的五个“家”

人的一生,会经历五个“家”。对我们来说,每一个家都至关重要。我们一生不断地离家,又不断地回家。家是我们的一个根,是我们出发点、栖息场和归属地。叶落要归根,如果我们离家后不再能回去,生前淤积“乡愁”,死后成为“孤魂”,都是很严重的事情。

第一个家是母亲的子宫。这是我们第一个居住的地方,婴儿最原始的安全地带。这里温度适中,营养丰富,没有毒害,没有干扰,母亲为我们提供所需营养,为我们挡去所有伤害,我们什么都不用担心,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母亲的子宫里畅游。子宫就是最原初的安全、舒适的象征,是我们的第一个家。和其他的“家”不同的是,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地方,一生只住一次,一旦出来就再也回不去了。这也许就是人们一生都在不断建构一个象征,一个像子宫一样安全和温暖的地方真正的原因;也许就是许多人不能解释的行为的背后所蕴涵的秘密。

第二个是原生家庭。它是我们出生、成长的地方,它对我们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在这里,我们开始靠自己的力量与周围的亲人建立关系,与他们互动,开始一步步社会化,开始学习生存技能。这个家不一定完全舒适、安全,它可能有伤害,可能有竞争,可能贫困,当然也可能让我们衣食无忧。这个家,可能是一个让我们又爱又恨的地方,我们所说的“离家”,更多地是指离开我们的第二个家,也即我们的原生家庭。那些不愿意回家的孩子,那些长大后走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又时不时想家的孩子,他们一生也许只在做两件事情,一件是如何离开家,另一件就是如何回到家。这就是原生家庭的普遍性故事和秘密。

第三个家是我们的内心世界,是一个人的内心的心灵家园。年少时候,眼睛看着前方,不断透过外部的追求,来实现自己认为的目标。走的远了,突然发现我们需要“回家”,但却发现已经找不到真正的自己。如何转过身来,从外部转向内部,是回家的关键。从这个家的角度来看,人一辈子也许只在做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向外探索,就是离开自己的心灵家园,另一件事情就是向内探索,回到自己的内心深处,寻找真实的自己。可悲的是,有的人一辈子也没有踏上回家的路。如果回到第一个家是原始本能,回到第二个家是心理需要,那么能不能顺利回到这个心灵家,就要看“修行”了。

第四个是国家。你在它的里面,很少感受到它的存在,你离开它之后,才会深切感受到它对你的重要,这就是国家。国家是人类对群体需要的具体体现,是人的社会需要。中国共产党“十八大”提出了“美丽中国”和“中国梦”概念。在我这个心理学工作者看来,就是在帮助一些离开“家”的孩子,能够顺利回到“家”,在“家”里工作,为中华民族这个大“家”的繁荣富强而奋斗。

第五个家是团体。与前面四个家不同,第五个家是唯一一个不因为血缘或政治原因而存在的,它是人为建立的,是运用心理科学的方法和原理建设起来的“家”。这个价是为帮助人们更好的“回家”而存在的。我们在社区、学校、工厂中建立一些心理学团体,营造温暖、安全的氛围,让大家可以真诚开放,互相关心和支持,进而实现在回家的过程中,更加拥有力量和温暖。在这个团体家中,可以帮助那些在家里受过伤的人,修复一些心灵创伤,帮助那些没有正能量的人做一些补给工作,找回爱的能力,最终使大家一起真正走上“回家”的道路。

在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社会,一种被称为“会心运动”的心理学社会服务很是盛行,这就是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所创立的会心团体。当时的社会个体十有八九都有过参加这种社会互助心理学团体的经历,到了80年代,这种团体的使命就完成了,因为,社会已经从变革、混乱、缺少温暖等状态中走出来了。


如果说2012年是中国人回家的里程碑,那么也是心理学服务团体发挥作用、体现使命的时候。

中国人的家已经经营了五千年,因此,我们是恋家的民族,如今,我们为了追逐所谓的现代文明,离开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是该回家看看了。

回家的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对于我们这个民族来说,只有不断修复集体潜意识的心理创伤,回家路才能更顺畅。

心理学工作者的社会责任和使命,就是要在中国人“回家”路上的两旁,搭起一些帐篷,帮助那些需要支持的人,在他们回家的过程中给予必要的心理学帮助。因此,心理学要走进社区、学校、企业等一切有人的地方去,运用中国传统心理学思想作为指导,现代心理学技术作为主要手段,服务各个群体中的人,最终助人自助,让广大的中国人能够踏实舒心地在家,满怀信心地离家,充满朝气地回家。


韦志中心理咨询工作室

预约QQ:2218916964;2584314158

预约电话:020-34076058,15625016330 13711195100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昌岗中路信和广场写字楼8栋6E室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马上预约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20:0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20-34076058
预约手机1:15625016330
预约手机2:13711195100
留言提交
制定方案

制定可行的解决方案
约专家


精准分析与评估

联系我们

初步了解与分析
服务流程
SERVICE FLOW
专家指导

帮助来访者有效解决问题

回访跟进

不定期对客户跟进服务
预约电话:020-34076058;15625016330;13711195100

预约微信: 15625016330;13802429015;15217303816

公司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昌岗中路信和中心8栋6楼6E

官网主页:www.wzz.com.cn

家庭矛盾 婚恋情感 亲子教育 两性关系 婚姻修复   剔除小三   情感挽回  

恋爱心理  情感修复   老公出轨   产后抑郁 婚前心理体检   心理咨询 心灵成长 

脱单   情绪管理 人生发展    职业规划 失眠多梦 恐惧心理 焦虑抑郁

   青少年心灵成长帮扶计划   儿童心灵成长帮扶计划

私人心理顾问     婚姻情感预控   应激性心理障碍   性心理  网络咨询     会员注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